当前位置:主页 > 博狗备用 >

40年后重拍一张结婚照 见证杭州4对夫妇的爱情

时间:2018-07-13 13:00 来源:未知 作者:admin

浙江在线7月13日(浙江在线记者 王晨辉)“今天这些照片,补充了我们40多年的遗憾,也见证了我们近半个世纪的恋情。”7月12日下昼,实现了结婚照的拍摄,杭州76岁的关利勇和72岁的妻子陈巧群脸上弥漫着幸福的笑颜。当天,他和另外3对结婚40年以上的夫妇,在社区和爱心人士的辅助下,一起拍摄了迟到了40年的结婚照。

40载沧桑巨变,当岁月刻上相貌,当年轮爬上额头,不变的是陪同在我们身边的那个人。镜头里,是一张张仍然年轻的脸,镜头外,是一阵阵轻松欢喜的笑声。

40年,有欢笑,有泪水;有等待,有牢骚;有庆幸,有迷惑,不变的,是那颗彼此挂念的心。老人们说,联袂走过40年的风风雨雨,见证了这个时期的巨大变迁,接下来的路,他们还会牵手向前走。

W020180712721151807047.JPG

(关利勇和陈巧群夫妇的结婚照。)

气氛喜庆,宛若新婚夫妇

鲜花、气球、彩带,7月12月中午,杭州西溪街道白荡海社区活动室,充斥喜庆的氛围,工作人员们正忙着为一会儿的“结婚照”拍摄典礼做着最后的预备。

“这是这些夫妇第一次拍正式的结婚照,所以,咱们必定要当真安排。”社区工作职员俞乐说,从上周开端,他们就为这次“结婚照”筹备起来了。

负责这次拍摄的,是65岁的社区摄影喜好者程裕民,作为杭州市摄影家协会会员的他,为这次拍摄做了许多作业,光对于婚纱照拍摄的书,就读了三本。

“上个月关利勇老人和我聊天的时候,无意中说起他结婚时前提不好,不拍结婚照,是个一辈子的遗憾,我就和社区磋商能不能帮这些老人们一起圆一个拍结婚照的梦。”程裕民对记者说,从那时候起,他就在全部社区里寻找那些结婚40年以上,有动向重拍一张婚纱照的夫妇。“固然我没有拍过结婚照,但这一次,我一定不能让大家扫兴。”

下战书1时30分,伴着音乐《最浪漫的事》,4对身着中式结婚礼服的夫妇陆续来到了社区运动室。

“老关,今天好帅气啊,跟明星一样!”“老冯,今天我们拍结婚照,大家都要神气一点。”

和男人们的大大咧咧比拟,女人们则显得摇摆一些。

“黄阿姨,你今无邪美丽,看着像个大姑娘一样。”见到身穿红色旗袍,化着妆的黄玉贞,俞乐向她开了个玩笑。

“穿得这么艳,真是难为情!”黄玉贞害羞地用扇子挡住了脸,却又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“坐好,凑近一点,笑一笑。”14时,在程裕民的指挥下,下午2时,结婚照拍摄典礼开始。虽是迟到40年的婚纱照,但每一对夫妇,就像新婚一样,认真又过细,加入活动年纪最大的,87岁王水林老人,还特地把本人年轻时得过的徽章别在胸前。每一对夫妇都拍了10组左右的照片。

“我要挑一张最好的,放大挂在客厅中心,让儿女们好好爱慕一下。”76岁的关利勇老人笑着说。

回忆往昔,艰苦却又甜美

“看这一张,你和当年差未几,还是这么年轻。”看着程裕民相机里的照片,67岁的冯卫国笑着对66岁的妻子徐凤仙说。

“40多年过去了,你还是像那时候一样爱哄我。”徐凤仙红着脸低下了头。

冯卫国和徐凤仙相识于1974年,当时,他们都是杭州去大兴安岭的知青。

“我们都是1970年到大兴安岭的,我是驾驶员,她是伐木工,一次偶尔的机遇,她搭我的车,我们就意识了。”冯卫国说,从那时起,他常常找机会约会徐凤仙,并在第二年确破了恋爱关联。

冯卫国回想,那时候条件不好,结婚时也没有什么仪式,但之后的岁月里,虽然也有过良多艰苦,但始终没有红过脸。

“回杭州后的前多少年,他在市区,我在桐庐,每到周末,有时候我去找他,有时候他来找我。”徐凤仙说,那时候从杭州到桐庐,须要乘6个小时的客船,但每个周末,他们都会面面。“每次告别,都是我们最好受的时候,我送他到码头,他又我她回宿舍,我又送我到码头,我们这样来往返回要送三四次。”

徐凤仙记得有一次,丈夫没有准时来桐庐,她去码头上整整等了一夜,第二天见到他时,才晓得由于工作起因,他误了船。“我当时惧怕极了,恐怕他出了事件,见到他时,我就哭了,一下子扑在了他身上。”

“是啊,那时候交通、通信都不便利,便并没有堵截我们的情感。”听着冯卫国和徐凤仙回忆从前的事情,关利勇和陈巧琴夫妇也回忆起了自己的故事。他们在嘉兴认识,有过两地分居的阅历,也曾产生过一些矛盾,但有一个眼神,一句问候,就足以打消所有的抵触。

“我记得有一次,老关和我吵了一架,气呼呼地走了,两个小时后,他回来后,脸上仍是气呼呼的,手里却提着我最爱吃的鱼,我噗嗤一笑,知道他谅解我了。”说到这儿,陈巧琴笑出了声,她说,牵挂和懂得,是他们走过40多年却始终恩爱如初的秘诀。

感触变迁,下世再做夫妻

“年青人恋爱,需要热忱,然而过日子,更需要在平庸中寻找乐趣。”关利勇接过了妻子的话茬,越来越充裕的生涯,也给他们的幸福生活供给了保障。

“刚结婚时,我们住的是12平方米的小屋子,几年后换到了24平方米,到了1987年,我们有了56平方米的楼房,现在更是住进了新小区。”关利勇说,越来越方便的生活,也让他们感到生活老是布满了奔头。“现在,儿女都已成家立业,我们最难题的时代都已渡过,现在能够有更多的时光享受属于我们的快活。”

72岁的蒋玉铭老人说,当初他和妻子黄凤贞,时常会去老年大学上课,也会参加社区组织的活动,还偶然出去游览,日子过得十分空虚。

“我们社区,有三成以上都是老人,大多都过得很开心,像这样相似于初拍结婚照的活动,我们今后还会组织,给他们提供更多多的乐趣。”活动组织者,社区工作人员俞乐说。

“我们一起合个影吧,留念今天的‘群体婚礼’。”拍完单组结婚照,程裕民又把白叟们叫到了一起,一起拍一张大合照,大家商定,下一个40年,还可能聚在一起重拍结婚照。

“他不能没有我,我也不能没有他,下辈子我还要嫁给他。”下午4时,在告别之际,这些夫妇们都牢牢握着彼此的手,脸上全是幸福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