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非主流模块 >

成都:9旬老母患病无法坐车 58岁女儿陪她走了7年

时间:2017-03-11 15:13 来源:未知 作者:QQ克隆

  

  

  郑越美和母亲王士英。

  在武侯区机投桥街道草金东路社区,有这样一对母女,母亲王士英今年89岁,女儿郑越美今年58岁。每次两人出门,都会随身携带一把小凳子,走累了,母亲就坐在板凳上歇一歇。王士英患有“梅尼埃病”,又称“美尼尔氏综合症”,多年来一直没法坐车,一旦有事必需要出门,就只能靠走路,郑越美就这么陪着母亲,已经走了近7年。

  从资中到成都 上火车吃安眠药下车走路

  “我20多岁时就不能坐车了,那时候一坐车、坐船就会头昏、发吐。”王士英说年青时不懂,以为就是晕车晕船,后来才确诊自己患了梅尼埃病。随着年纪增加,她的病越来越重,已经到了完全无法坐车的地步,出门只能靠双脚走路。也正是这个原因,王士英多年来一直在老家资中,跟着大儿子一起生活。哪知,2012年大儿子因为意外过世了,几个女儿磋商后,决定把母亲接到成都来生活。

  三女儿郑越美回忆起从资中到成都的过程,堪称一路弯曲。“2012年9月16日,我带着妈妈从资中老家出发,在资中我们就走了亲近2小时才走到火车站,一路上逛逛停停,累了就放下小凳子让老人坐下歇一歇。”郑越美回想道,等上了火车,就给母亲服下安眠药,“只能坐卧铺,吃完药睡着了才不会发病。”

  在成都下了火车后,由于已经舟车劳顿一天,怕母亲自体吃不消,两个人就又靠着双腿走到离火车站相对较近、住在营门口的姐姐家。

  王士英在二女儿家住了一个月,由于楼层高,年迈的王士英无法承受每天爬楼梯的累赘,于是又开启了来成都后的第二次徒步迁徙:从营门口走到位于机投草金东路的郑越美家。

  这一天,天空中还飘着瑟瑟秋雨,郑越美接到母亲后,两人便开端徒步行走。由于当时二环路还在修高架桥,道路泥泞,为了让母亲好走一些,郑越美尽量让出清洁的路面,自己一路淌着泥水走。小板凳依然是一路上不可缺乏的工具,这一程,两人又整整走了3个半小时。

  

  丈夫刘元国背着9旬老母亲。

  从机投到华西医院 步行近5小时住进宾馆

  为了让母亲来自己家可以住得更舒畅一些,郑越美把自己在二楼的套二租了出去,另外添钱在小区租了位于一楼的套三房。“妈妈年纪大了,就算只有两层楼,她爬着也恼火,而且家里究竟还有那么多人,租个套三,她可以有自己的房间,会舒服许多。”郑越美说道。

  自从把母亲接来一起住以后,郑越美的退休生活就是围绕着母亲转悠,为母亲变着名堂弄吃的,将母亲介绍给街坊们认识,以赞助其尽快融入新环境。她说,固然也会羡慕那些能够外出游玩的同龄人,但照顾母亲是她的责任,母亲辛苦养育他们成人,现在是他们该回报的时候。

  王士英还患有白内障,左眼做过一次手术后依旧长期疼痛,于是他们决议去华西医院看看专家怎么说。从草金东路社区到华西医院不外9.5公里行程,香港正版资料第一份,对于一般家庭而言是件简略事,可对郑越美和王士英来说,又是一段长长的路程。不仅要提前挂号,她们还得提前一天动身。

  一大早,郑越美就把路上要吃的食物和水准备好了,“当时也没有这样走着去过华西医院,所以总想多备着东西,以免不断之需。”两个人带着小板凳和食品又出发了,一路上眼睛已经不好使的王士英,全靠郑越美一路扶持着行走,走一段,就拿出小板凳坐下歇一会儿。“有时候就感到这路似乎没有尽头……”两个老人一路上搀扶着迟缓前行。终于,历经4个多小时,两个人达到华西医院四周,然后又找到宾馆住一晚,第二天一早再到医院看病。

  “以前社区也提出过看能不能帮我找辆车什么的,可是我母亲这病真没法帮,因为她就是无法坐车,我们家有车也用不上。”郑越美说,当初她还专门去学了骑老年三轮车,没想到母亲连那个车也坐不了,“真的是一点方法也没有。”

  敬老孝亲 是一家人两代人的坚持

  郑越美的女儿、女婿和他们住在一起,所以照顾外婆,也是两个小辈的事情。最近这几个月,王士英的病发生的频率高了,常常深夜吐得不行,假如不及时输液,王士英就会一直呕吐晕眩下去。这时候,孙女和孙女婿两人就会背着王士英,去往离家最近的厂区卫生院,陪着她输液,照顾她。

  郑越美一家对白叟的照顾不光是体现在王士英一个人身上,郑越美的老公刘元国,也经常回资中老家照顾自己已经年过九旬的双亲。刘元国和兄弟姐妹轮着照看,每过一个月,他就会回资中住一个月,照顾双亲。虽然刘元国自己身材也有高血糖等问题,往返奔走仍是很累,但他已没有怨言地保持了四年。在他看来,都是本人的父母,这些都是应尽的孝道。

  王士英虽然有疾病缠身,但老人精力劲儿很足,记忆力也好,家里每一个人的诞辰她都记在心里,哪一年产生了哪些重大的事件她也统统记得。王士英有时候会认为自己拖累了一家人,她给郑越美提出过自己想去养老院的想法,郑越美不赞成,“她当时这样说时我就不批准,我现在反正退休没事,完全可以照顾好她,我们家前提虽然一般,但我会尽我最大尽力,让母亲安享晚年。”

  华西社区报记者徐倩(图片由社区供给)